你的位置:主页 > 拉勾网新闻 >

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:曾爱虚荣关注粉丝多少现在

2020-05-17 19:24      点击:

  4月15日,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去往北京中关村3W咖啡。紧接着的5月8日,李克强总理到访3W咖啡。这让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的身份和经历引发关注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许单单于2000年进入北京化工大学读本科,2004年进入北大念研究生。毕业后加入过腾讯、平安证券、华夏基金等公司。

  2011年8月,许单单创立了3W咖啡馆,邀请了一大批企业界、投资界的重要人士作为股东加盟,包括沈南鹏、徐小平、薛蛮子、王啸、倪正东、许怡然等等,最后光股东就有100多位。

  2012年2月,题为《许单单奋斗记》的采访报道中披露,许单单从农村走出,念北大研究生期间,开过蛋糕公司,担任过芙蓉姐姐的助理,是北大BBS上的红人,还去了大唐移动和联想实习。北大毕业后,因为提出份产品分析计划,被腾讯录取为战略研究部员工。而后跳槽至平安证券,期间帮董事长做PPT,还去帮忙买1块钱的豆浆和油条。2009年年底,他开始写分析互联网报告,并被猎头公司看上,被国内最大的公募基金华夏基金录取。

  2012年3月,网友“徽剑”发布微博称,“某君,幼时家贫,发奋以求功名,终入名校,课余为芙蓉花助力,毕业为腾讯所聘,然一年被开,旋又抵平安,不多时亦被告退。君乃奋于微博,名鹊起,传去某基金,未几再被驱离,然终为大佬薛所识,并助之,乃去美就职,未满三月,功成凯旋返国推休闲之所。”剑指许单单有美化简历,沽名钓誉之嫌。

  紧随其后,3W咖啡因为“硬件”不具竞争力而濒临倒闭,为了不让第一次创业终于失败,许单单决定创办互联网公司拯救3W咖啡,2013年7月20日,专事互联网招聘的拉勾网上线年先后拿到两轮千万美元的融资。

  5月10日,许单单在其个人微博上写道,“朋友告诉我,又有一些黑我的言论。其实,挺感激当年那些批评我的人。回看三年前的自己,的确有些虚荣。恰因为被舆论打击,才下决心努力低头做事,微信签名改成‘低头干活,暂不见客’两年了,一个月一个饭局都没有。三年踏实干活,愈发感受到自己能力的局限,需提高的地方很多。”

  5月10日晚,许单单在接受澎湃新闻()采访时解释所谓“虚荣”,“那时做互联网分析师,比较关注有多少粉丝,微博有没有各种转发,有没有更多的人去赞扬你。会比较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。”

  当初看到谣言的气愤早已释然,他告诉澎湃新闻,“或许你对别人有一点点价值,别人才会写你,写完了之后他会得到他的价值,就让他得到他的价值吧。那长远来说,你只要不往心里去,他也伤不到你。”

  目前,他认为紧要的是,3W和拉勾网都能尽快上市,给高管和股东们一个交代。起码他认为,总理喝下的可不是互联网泡沫。

  许单单:我后来问过国务院办公室(简称“国办”)的人为什么选3W。国办的人之前对创业孵化器或者说众创空间做了许多调查,亲自踩点,他们认为3W的服务做得比较全面,也有代表性。创业者过去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做,什么坑都需要自己去踩,万一能力不够强,可能踩到地雷就死了。

  现在3W对他们而言,有人给他们做法律、会计咨询;有传播公司帮他们做市场、品牌推广;招牌网能够帮他们招人,比如拉勾网招一个人是猎头招一个人成本的1%;基金孵化器还提供比较便宜的房租,众创空间的团队还可以去辅导他们。创业者过去不可能有那么完善的创业服务,还能降低他的创业成本,提高成功率。

  许单单:今年两会才提出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以及众创空间的理念。此番走访传递的是总理对创新创业的重视,他也走在市场前沿,好像把这个东西回归到市场了。

  澎湃新闻:《许单单奋斗记》的采访是在什么情况下做的,线;许单单:那个时候是我从华夏基金辞职,要去一家美国公司工作,所以中间恰好有一段空档期。报道会有一丁点不精确,但是经历差不多都是线;澎湃新闻:

  《许单单奋斗记》里写你给芙蓉姐姐当过助理,有人去向她求证,她说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许单单:

  2006年我们认识,芙蓉姐姐完全不是外界想像的那样,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小女孩儿。我觉得她受了不少误解和委屈,所以我才以朋友的身份帮她做一些商务的谈判,比如说上一些电视节目,和她谈一些商品的代言合作等等。当时芙蓉姐姐来问过我,“有记者问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助理,我应该怎样回答。”我说,“你就说我不是助理,只给你帮过一段时间的忙而已。”这时别人就把它演绎成,他说是芙蓉姐姐的经纪人,结果芙蓉姐姐说他不是,他在造谣。

  这句话都是后来各种转发演绎出来的。我自己在国内做了这么多年的分析师,最开始我的年薪也就是十万块钱。澎湃新闻:

  当时还是比较气愤的,就觉得怎么能够造谣呢?但是你生气没有用,其实网民并不追究真相,他只相信自己认可的真相而已。你把精力花在和大众生气,最终也不会有结果。最好的结果就是做好自己,用事实去证明,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就好了。我觉得那种压力、气愤,最终还是很好地转化为了一种动力,让自己更加专心,更加努力地去做事情。澎湃新闻:

  李开复前段时间得癌症从台湾回国内发的第一篇文章也是讲,他说当年那么注重影响力,如果他的粉丝少一千,他就会很不开心。我觉得很有感触,那时做互联网分析师,比较关注有多少粉丝,微博有没有各种转发,有没有更多的人去赞扬你。会比较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。

  其实人的精力很有限,解释是没有意义的,而且专注做自己的事情是对自己的时间最大的尊重。我听一个培训师举过一次例子,一个歌唱选秀类节目颁奖后,评委问选手最感谢谁。选手说当年在读声乐学院的时候,音乐老师说,“你是个破嗓子,永远不可能在唱歌方面有前途的。”他就特别恨那个老师,他就从此发愤图强。那时他觉得毛阿敏的《渴望》给他激励,他一直把毛阿敏当偶像。所以他那次得了奖之后他说非常感谢毛阿敏。但是培训师就讲,毛阿敏唱《渴望》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想过用《渴望》来激励他,毛阿敏只是唱她的歌而已。当时那个老师才是真正激励他的人,只不过是用其他的一种方式来激励的。

  我当时挺有感触的,假如说在几年前没有那么一批人在网上去骂你,那你可能还会继续每天追求写写东西,然后被别人夸奖,你沉下心去做事情的精力就会变少。所以过去几年我就比较踏实地做事情,微博变成了一个办拉勾网和办3W咖啡广告的一个平台,基本上不去发任何的言论。到现在已经三年多的时间,我们的公司到了三四百人的规模,然后拉勾网和3W公司加起来估值也有20亿了。

  所以再回头看当年,觉得现在比当年的自己强大多了。当年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小朋友,仗着一点小聪明就洋洋自得。现在就会更沉稳一些,觉得更关注做自己的事情,不太关注别人怎么去讲,别人怎么讲就让别人去讲吧。

  澎湃新闻:你一边说要低头做事情,一边3W又强调圈子的作用,这两者不矛盾?

  每个人都不可能离群索居,还是需要互相沟通,无论你过去有多么厉害,但是这个行业发展得太快了,一定要接受外面的信息。圈子的意思是交流,而不是指一群人在一起处什么样的关系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