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拉勾网新闻 >

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:凡是让你痛苦的都是让你

2020-04-14 16:39      点击:

  人物简介:许单单,拉勾网创始人、董事长。1982年出生于安徽农村,研究生毕业后的5年里,跳槽3次,先后步入互联网、证券基金等行业。2013年,许单单创立拉勾网,深耕互联网招聘,一年时间就被资本市场估值1.5亿美元。

  2014年8月,29岁的许单单创办了3W咖啡,在其长长的股东名单上,有着不少互联网企业家、创业家、投资人的名字,它曾一度因为雄厚的互联网界人脉圈,成为中关村最有互联网头脑的创业沙龙。许单单本人也蜚声一时,一篇颇为传奇传记体报道让他遭受质疑。

  两年后,3W咖啡因为“硬件”不具竞争力而濒临倒闭,为了不让第一次创业终于失败,他决定创办互联网公司拯救3W咖啡,2013年7月,专事互联网招聘的拉勾网上线,一年半的时间过去,拉勾网急速发展,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招聘网站。

  新京报新媒体:公司刚拿到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为什么却说现在是拉勾网最危险的时候?

  许单单:对公司来说是的,因为规模小的时候可以随时调方向,那时候也没有人把你当成对手,现在公司大了别人把你当对手,小公司也会来抄袭你。另外公司人多了,效率会变低,团队大了各种协调和管理的工作会变多,进度反而会变慢。

  许单单:传统招聘网站的目标就是让企业客户付钱,一味地讨好企业客户,并不重视求职者的体验。拉勾网会站在求职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

  其实90%的年轻人并不会做职业规划,我们认为人应该考虑长远,一些拿了A、B轮融资小公司的核心职位可能比大公司更有前途,虽然暂时的薪水少,但对一个有志向的年轻人更有前途。在整个网站的逻辑架构里也会把这个东西体现进去,即不单帮一个人找工作,也是在帮他做职业规划。

  新京报新媒体:当时3W在经营上有困境,后来才创办了拉勾网,两者是什么关系?

  许单单:其实是3W咖啡当时快要倒闭了,我们当时想融资救活它,不然就交不起房租,客观上一个咖啡馆是没有人愿意投资的,互联网比较容易引来投资,这也是我们的特长,所以就想做一个互联网的项目来融资,放在3W里面来做。

  有投资人说只投你的互联网公司,而我们说必须捆绑在一起融资,所以是为了救活咖啡馆来做互联网的,最后募集了一笔钱,大部分给咖啡馆,小部分给互联网公司,这样就有了拉勾网,只是没想到它的发展比我们想象的要快。

  许单单:对,3W咖啡毕竟是互联网人群聚集的中心,同时它有很好的名声,在那里我们积累了用户群和人脉,一些很高端的人愿意为我们去代言,这些东西对拉勾网至关重要。

  换个团队来,他从零开始做,第一批用户就很难找,做拉勾网时我微博有20多万粉丝,3W咖啡也有7、8万的粉丝,然后还有我们的一帮股东,像徐小平有上千万的粉丝;很多人来参加过活动,我们都可以给他们发邮件说我们做了拉勾网。

  就是所谓的热启动,别人是冷启动。可能别人做半年或者一年的事情我们一个月就做到了。如果没有3W拉勾网肯定不会做这么快,但是如果没有拉勾网3W肯定就倒闭了。

  许单单:我觉得当时是太年轻,人家问什么就说什么。其实不应该这么高调的,还是好好地做事情。还是离成功差的十万八千里远。大到李彦宏、马云、马化腾,小到一些小一点公司的比如说美团的王兴等等,和他们都有很大的距离的。

  许单单:当年出过一个《许单单奋斗记》,造成的影响挺大的,有人盯着报道中我的年薪说,怎么可能有这么高?还有人指着我晒出的书籍说,有盗版书唉。对我来说,算是一个挺大的事件。这些东西你也怪不得别人,谁让你自己跑出去的呢。我觉得凡是让你痛苦的,都是让你成长的。

  我觉得现在比两年前成熟很多了,现在我更知道时间应该用在哪,什么更重要。现在别人骂我两句,我一点都不care。

  许单单:那篇《许单单奋斗记》出来后,有人说是各种造假。比如说你说你从腾讯、从平安证券、从华夏基金离职,别人就质疑说实际上你是被开除的,你被三个公司开除,却恬不知耻地说自己是离职的,能力很强。

  我就觉得这有什么可争辩的吗?别人想去黑你的时候你解释根本没用,而且解释的成本很高。我能分不清开除和离职的区别?我自己和同事当然知道不是被开除。我做好我的事情就够了。

  新京报新媒体:奋斗记里写你给芙蓉姐姐当过助理,被人质疑,她自己也说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

  许单单:这个问题我首次对外回应一下。当时芙蓉姐姐来问过我,别人问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助理,我应该怎样回答。我说,你就说我不是助理,只给你帮过一段时间的忙而已。

  因为我确实从来没有和芙蓉姐姐签约过,我们俩都是个人,是朋友,互相帮帮忙而已。

  许单单:外面的人骂我那阵子,是最艰难的时候,我为了开导自己、也开导我的搭档,讲过一个笑话。有一个人孤身千辛万苦从沙漠里走出来,又渴又饿。这时候他看到沙漠的边缘,有一个人在卖领带。这个人很生气,心想你在这里摆摊,为什么不卖水却卖领带?这个人骂了几句小贩,继续往前走了。结果过了一会儿,这个人回来了,扔了一百美元给小贩,拿着一根领带就走了。原来两公里外有一个破饭店,但门口牌子上写着,“衣冠不整者,不得入内。”

  我讲这个笑话是想说,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看上去很荒诞的规则,但我们必须去适应,必须买那条荒诞的领带,才能在又渴又饿的时候,进入饭馆。

  这恐怕是南周在舆论场中这么多次作战,离“作战”最近的一次,因为这次的主题是,解放军的单兵作战装备。

  他曾经是前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、中国足协副主席,现在他只是罪犯南勇。12月9日,他获得了一年减刑的法院裁定。“很社会”独家告诉您,这位前足协大佬的狱中生活。

  就像前女友新婚之际,原男友大肆揭她老底一样,“丁三石”与“唐山石”的“撕逼大战”正式打响。熟知丁磊的人多,还有“丁三石”戏称相送;清楚唐岩的人少,这位“唐山石”是互联网新贵。

  诚然,刘铁男必须承担违法犯罪的代价,但是,唯有通过制度革新,才能少出现一些“刘铁男”。该判无期的除了刘铁男,还应该包括存有漏洞的机制。

 网站地图